股票作为理财方法之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行股票投资,想要学习理财,不知道入门怎么办?新手选股建议,想要了解更多的金融理财行情资讯?阅读本篇文章《配资资金|铁矿石价格开启下跌模式 供需关系不“背锅”》,相信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配资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当天早些时候,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刚刚联合约谈有关铁矿石资讯企业。胡麒牧表示,客观上看今年的经济增长环境不如去年好,如果因为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给宏观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肯定是不行的。并对此造成的严重不良影响深表歉意,已删除此前发布的文章。去年11月下旬铁矿石价格开始上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每年冬天都会出现一个冬储行情,钢厂需求的边际增长带动需求进而把行情拉起来了。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首先是需求端不支持价格的上涨,除了春节降低了需求以外,1月发布金融数据时提到的大规模开展基建及大规模发行专项债等也都是一种预期,并没有采取实际的采购活动。2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到,要继续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保持物价基本稳定。当天国家发改委的消息显示,近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证监会期货部联合召开会议,提醒告诫相关企业不得编造发布虚假价格信息,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不得囤积居奇,不得恶意炒作,不得哄抬价格。举个例子,比如今年的专项债发行已经足够支撑这些项目了,但是原材料价格涨了一倍,就相当于预算减半了,成了对政策的抵减,所以决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所以整体而言,这个环节中肯定是有人释放了假的数据和消息,再加上贸易商囤货,进而在期货市场上产生投机行为,炒作资本去拉涨。市场迫切需要降温。而在供给层面,有机构说1、2月发运不足,但数据都是阶段性的,短期的数据本就不足为凭。2月15日,铁矿石价格跌破700元/吨大关,较2月11日的高点跌去17.7%,换句话说,铁矿石的价格在三天之内跌了近两成。国家发改委、市场监管总局表示将加强市场监管,对于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露头就打,严厉惩处

    胡麒牧说道。在胡麒牧看来,一方面在于有人发布了虚假的数据,通过舆论引导了预期,另一方面在于部分现货贸易商囤货,而没有进入钢厂。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关系的是我国宏观经济的平稳运行,维护市场秩序、遏制市场炒作不能放松。保供稳价不能停事实上,在2月9日,上海点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的公众号Esteel点钢网就曾发布过一篇澄清声明,提到其在1月27日所发一文中描述的关于矿山发货信息,存在不实。据了解,本轮铁矿石价格的飙涨始于去年11月下旬,目前累计涨幅已经达到了50%。但冬储行情在春节前就结束了,可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却一直没停,这背后就有问题了。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分析称,从去年一直到今年1月,整个中国对于钢材的需求量呈现出一种平稳的特性,尤其是一些地产市场的需求出现了下降,再加上投资也处于平稳状态,能够断定这些因素都不是铁矿石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尤其是铁矿石,最后变成钢材产业链条,很多需求是进入基建。今年基建投资将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这个时候铁矿石价格涨起来了,可能对后面的项目施工产生影响。同一天,多部门密集发声,不得恶意炒作、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密切关注市场变化,严厉打击捏造散布涨价信息等表述,释放了监管重拳出击铁矿石信号的同时,也为追溯这一轮铁矿石价格疯涨提供了蛛丝马迹。而从需求方面来看,根据海关统计,2021年我国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11.24亿吨,比上年减少3.9%;国家统计局数据则显示,2021年全国铁矿石原矿产量为98052.8万吨,同比增长9.4%,产量持续增长。当供需原因被排除,影响铁矿石价格的就只能是一些非正常因素了。去年我们有些大宗商品进口额出现大幅上涨,其实也不是进口量增加,而是价格翻番或者出现大幅增长,导致总金额变大了

    面对铁矿石的炒作,2月11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文称,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监测,近期部分涉矿企业违背商业道德,发布和炒作不实信息,严重干扰了市场公平秩序,损害市场主体的合法利益。这种脱离基本面的情况也受到了国家发改委等官方的关注,因此近日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下跌,实际上也是对过去一段时间铁矿石投机性价格上涨的抑制起到了作用,让铁矿石的价格回归供求基本面,进一步稳定中国经济建设发展所需的合理的原材料价格的稳定。三天下跌近两成在2月11日冲上了849.5元/吨的阶段性高点之后,铁矿石价格便开启了下跌模式。铁矿石从去年500元/吨的价格上涨到前一阶段800元/吨的价格水平,已经脱离了铁矿石基本面的支持。所以这是一个多方面合力的消息面,现货市场、期货市场以及投机资金共同作用,将铁矿石价格拉起来了。此外,胡麒牧还提到,终端需求与铁矿石价格的传导之间,要经过粗钢这一环节,但从国家宏观调控层面来讲,粗钢一直是限产的状态,需求再好,粗钢产量一定的前提下,需求就无法传导到铁矿石上,自然不可能拉动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在王红英看来,铁矿石价格的上涨主要是部分游资借助中国提到的今年大基建拉动经济的理由,纷纷进入到铁矿石市场,使得铁矿石市场的金融属性、投机性出现上涨。任何无视市场规律、非法干扰市场正常运行的行为和参与者,都应该得到纠正,并应为此付出代价。截至2月15日国内期货市场收盘,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跌停,跌幅达到9.98%,报699元/吨。与此同时,市场也传言,2月17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还将会同市场监管总局以及证监会,召集另一部分国内铁矿石贸易企业,在青岛召开旨在维护铁矿石市场平稳运行的专题会议。据了解,我国大约80%的铁矿石依靠进口,但港口库存方面的数据显示,2月9日,兰格钢铁网统计的34个港口库存合计1.42亿吨,较节前上升305万吨。虚假消息、反向解读、游资炒作、预期误导……铁矿石的这一波上涨行情里,还藏着太多猫腻。供需关系不背锅供需是铁矿石价格出现变动之后,外界能够想到的首要原因,但现实的情况却并不支持这一因果的成立

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